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威尼斯平台 > 古典文学 > 能力培养下古代文学课程教学策略探究,大数据

能力培养下古代文学课程教学策略探究,大数据

2020-01-09 18:22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大数据环境下古代文学教学改革刍议

摘要:近几年来,古籍数字化、古诗词数据库的研发不仅为古代文学的研究带来了帮助,也为古代文学的教学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从作家作品分析、文学发展的讲解以及课程作业的设计三个方面,探讨在大数据环境下如何有效运用巨量资料、数据库等资源,采用数据统计分析的方法和手段来提升古代文学的教学质量,培养学生的专业素质与文学修养。关键词:大数据;古代文学;教学在我国高校人文学科领域中,古代文学课程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它不仅是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核心课程,也是其他人文学科诸如国际汉语教育、戏剧与影视文学、文秘、新闻、广告等专业的专业基础课。然而学界当下对于古代文学教学的现状并不满意,对古代文学教学中存在的问题有较为充分的认识和探讨[1-3]。正如戴建业教授《大学中文系古代文学教学现状与反思》所言,“多年来,各大学中文系古代文学教学,主要是通过‘中国文学史’课程完成的,教师较多在课堂上向学生讲授一长串线索,一大堆概念,一大批作家,古代文学中的许多经典名篇,学生却读得不多,也较少求甚解,更不可能去涵泳。这种教法与学法类似于一种‘买椟还珠’的现代版。”[4]尽管现在很多学校汉语言专业分别开设了中国古代文学史和古代文学作品选读等课程,但在具体的讲授中往往仍然是以时间为线索讲背景谈概念,而很少对作品进行解读,更不用谈情感的体验和审美的感受了。对于大多数没有接受过古诗词训练的大学生而言,走马观花式的作品讲解、简单粗略的作家介绍、文学现象的概念式总结,都很难激发学生学习的兴趣。这样的教学模式导致学生为了应付考试而死记硬背一些概念名词,并不能从实际上真正提高其专业修养和人文素养。2011年,麦肯锡在《大数据:创新、竞争和生产力的下一个新领域》的研究报告中,正式提出了“大数据”一词。随后,这一话题不仅成了计算机行业内的热门话题,也引起了各行各业的广泛热议。对“大数据”这一概念,人们从不同的角度提出了不同的理解,人们普遍认为大数据即海量数据、巨量资料。更有学者认为,“大数据超越了海量数据的含义,它描述的是随着数据量和数据类型激增而逐渐衍生出来的一种现象,不仅包括大规模、多样化的数据集,还包括对这种数据集进行高速采集、处理与分析以提取价值的技术架构与技术过程。”[5]从数据的角度看,大数据的特征被概括为4V,即数据量大、数据类型多、速度快。基于以上特点,大数据在社会生活中的应用越来越广泛,在教育部颁发的《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的指导下,我国高校也越来越重视信息化教学。在这一背景下,古代文学教学中相关问题,如作家作品的分析、文学发展历程、作业的设计等,也可以从多个方面做适当调整,以期进一步提高教学质量。一、关于作家作品的分析传统的古代文学教学模式在讲授具体作家时,对其生平事迹往往按照时间顺序进行串讲,何年中举、何年入仕、何年升降,以及这一时期的文学思想与诗文创作等,这种平直的简介往往不能给学生留下深刻印象。关于作品的讲解,由于课堂时间有限,教师不能对作品做详细的解读,只能走马观花粗略鉴赏;学生大体疏通文意,虽体会了诗文字面的含义,但常常是不求甚解,至于诗境、文心,因为缺乏对诗文创作背景、时代环境等的了解,难以有情感的体验,没有情感的浸润,也就难以有审美的体验。王兆鹏教授《唐宋文学编年系地信息平台》的建设,为古代文学教学中有关作家作品的讲解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王兆鹏教授与搜韵诗词共同打造的《唐宋文学编年系地信息平台》,通过将现有的唐宋作家作品编年信息录入数据库进行数字化处理后,与当代、历史地图进行整合,利用GIS技术开发了以地图为平台的信息系统。进入平台后,随意点击地图中的某一地名,就可以看到唐宋哪些文人曾在此停留并留下了哪些篇章;从平台的诗人列表中点击某一诗人的名字,其一生行迹路线图清晰可见。路线图和文字说明相结合,更便于人们直观地了解一个文人的生平轨迹和具体创作。这一信息平台很好地实现了时空维度的交融,而这正是我们在教学中经常忽视的问题。以苏轼为例,按照现有古代文学史的教材来讲解,大多是先讲苏轼的生平、人生观、创作道路、创作思想,然后以分体的形式讲解其文、诗、词创作等。这样就把作家、作品一分为二地进行讲解,学生所接收的信息是颇为概念化的。由于模糊了时空的问题,给学生的印象就是苏轼其人很旷达、苏轼诗文风格豪迈,而忽视了苏轼文学创作中兼收并蓄的特点。鉴于大数据的丰富资料,在讲解苏轼时我们不妨换个思路,将其人生轨迹与文学创作历程同时进行考察。首先,借助于北宋行政区划图大致拟定其人生轨迹,嘉祐元年三月苏轼兄弟随父亲离家赶赴汴京参加进士考试,及第同年即丁忧家居。到嘉祐四年十月,父子三人再度赴京,三人一路唱和编成《南行集》,这是现存苏轼诗歌中最早的一批作品,可以看作是他诗歌创作的起点。其次,从嘉祐六年,以组诗《凤翔八观》为代表的古体诗,关心国事、反映民生疾苦,艺术上也渐趋成熟。熙宁四年苏轼到达杭州,任通判,杭州的秀丽山水给诗人带来了极大的创作热情,苏轼描写西湖的诗作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句。从苏轼词集来看,他也是从这一时期才开始填词的。再次,熙宁七年,任密州知州,这一时期词的创作有重大发展,初步形成了豪放词风,代表作有《江城子•密州出猎》《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在时空的交汇中梳理苏轼的文学创作,黄州、惠州、儋州时期的创作高峰,在京为官时的创作低潮,都清晰地展现了其诗文创作的动态变化。而通过这一变化,更利于学生深入认识、体会苏轼文学风格的特点及形成过程,这较之单纯地讲解、总结,学生的学习热情和学习效果肯定会有所提升。在大数据背景下,借助众多数据和新媒体,这一教学方式得以轻松实现。二、关于文学发展历程的讲解“一代有一代之文学”[6]的观念自明代就得到了许多学者的认同,从文体的演变来看文学的发展是中国古代文学教学中经常用到的方法。楚骚、汉赋、唐诗、宋诗,通过对文体序列的排位来总结文学发展概况,这就容易给学生一个错误的引导,提及汉代,只重视赋;论及唐代,只谈诗歌。对于学生而言,这样的教学其实不利于他们对文学发展有一个全面的认识,反而容易进入一个狭隘的学习视野。文学的发展有时间的跨度,文体的完备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今天我们回顾古代文学的发展,虽然具备了对文学体裁进行总结的条件,然而在教学中一味强调“一代有一代之文学”,并在教学实践中遵循前人“只重视唐诗、宋词、元曲讲解”的做法,不利于学生真正全面认识文学的发展。以宋代文学为例,一直以来宋词作为宋代的代表性文体得到了学界的广泛重视,在教学中也一直是教学的重点,长期以来这似乎已经是一种共识。然而在大数据环境下,随着越来越多的古代文学作品数据库的建立,对宋代文学的发展似乎也应有一个新的判断。“古今文章,至我宋集大成矣。”[7]“宋之文超汉轶唐,粹然为一王法。”[8]宋人对宋文的发展不仅有着较为自觉的理论认识,而且是颇为骄傲与自豪的。客观讲,宋文所取得的成就并不逊于宋词,但长期以来,在宋代文学的教学中,宋文往往是在古文运动中简单讲述,学生也很难对此有深入的认识。就当下对宋文的整理来看,已经出版的《全宋文》计360册,收录近万人的17万余篇作品。虽不能以量的多少来讨论文学成就的高下,但如此丰富的文学遗产显然是今人所不能忽视的。而且随着全宋文数据库的编制,为我们全面认识宋文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借助数据库的搜索引擎,在教学中可以更好地展示宋文的发展及其所形成的文学特色、所取得的文学成就。如此一来,就不至于给学生留下宋代文学仅仅是宋词成就斐然的刻板印象了。明清文学更是如此,长期以来在教学中重小说轻诗文的现象非常严重;随着古籍的整理以及当下众多古诗词数据库的研发,明清诗文也逐渐引起人们越来越多的关注,因此在本科教学中也应有所体现。众多的古诗词数据库提供了较为全面的经典古诗词和古诗文,并且这些数据库大多提供检索分析,具有一定的智能化特点。文学内容的演变是文学发展的具体表现,文学作品也是文人对特定时代社会生活的审美反映,同一题材在不同时期所反映的不同主题就很好地呈现了文学的发展。借助于众多古典文学数据库,对不同时代同类题材的文学作品进行分析得以轻松实现。文学发展中文学形式的演进、继承与革新等相关话题借助于当下的古籍数据库都有了新的教学思路,通过数据分析进行相关知识的讲解,更利于学生的理解与接受。三、关于作业的设计作业设计是教学的一个重要环节,而课程作业作为课堂学习的延续,既是学生进行独立学习的活动,也是学生学习过程中的重要内容。当下古代文学教学在作业设计上也存在着一定的问题,大体表现在:作业形式单一;作业内容简单化,在问与答中难以调动学生的兴趣;作业评价与反馈效果不明显等,而且这些问题长期以来在教学中都未能引起足够的重视。在大数据背景下,海量资料、数据挖掘技术、多维检索方式等丰富了古代文学教学中的作业设计。以杜甫为例,传统的古文学教学中,关于“杜甫”的作业设计常常是“杜甫诗歌的‘诗史’性质”;“杜甫诗歌的艺术风格”;“杜甫诗歌的叙事手法”;“杜诗的地位与影响”等等,这些问题的设计都过于概念化,未能体现个性化,也难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而在大数据背景下,有了大量可供利用的信息资料,在揣摩教材与掌握学生学习的实际情况的前提下,可以精心设计多种形式的古代文学作业。就杜甫而言,对于汉语言专业的学生,根据其专业要求,可以借助数据库设计一些较为深入的研究型作业,比如可以布置“通过安史之乱中杜甫的行迹与创作的数据分析,理解杜诗的‘诗史’性质”,以及“通过对古诗词数据库的分析来解构后人对杜甫的评价以及杜甫的影响”等。因为有数据与材料的支撑,这较之简单的对杜诗“诗史”性质的平铺直叙,更容易加深学生的认识与理解,而且完成这一作业的本身就是较为有趣的探索过程。古诗词数据库大多都有检索功能,如北京大学李铎教授主持研发的《〈全宋诗〉分析系统》就提供多维的检索分析方式,学生可以借助这些数据库进行检索,搜集后世有关杜诗评价的诗文,然后进行分析归纳,通过数据分析发现问题。对于非汉语言专业的学生还可以联系其专业特点布置作业,比如对于新闻学专业的学生,可以布置“题壁诗与传播”“宋词中的传播方式”“笔记小说中的新闻传播”等;对于文秘专业的学生,可以布置“笔记小说中文秘形象的书写”等;对于广告专业的学生可以布置“古代名人在当下的品牌价值”等。这些作业都需要学生通过搜集大量的信息与资料后进行数据的统计与分析完成,其结论的获得印象也就较为深刻。这较之传统教学模式中的作业布置,其评价效果也较为明显,学生是否理解、掌握了这一问题在作业中会有着清晰的体现。四、大数据背景下古代文学教学前景展望由近些年来,我国古籍数字化工作取得了显着的成绩,常用的古诗词数据库,如由北京大学数据分析研究中心和北京欣诺格科技有限公司联合研制的《全唐诗分析系统》与《全宋诗分析系统》、郑州大学《全唐诗库》、稻香居“全唐诗宋全词在线检索”等,这些数据库不仅仅提供检索功能,更重视数据的分析。如《全唐诗分析系统》与《全宋诗分析系统》在重出诗提取、格律诗标注、字及字组的频率分布统计等都带有智能化的特点,其多维的检索分析方式有利于可靠的数据发掘。王兆鹏教授与搜韵诗词共同打造的《唐宋文学编年系地信息平台》在这方面更是有了进一步发展。显然,在大数据环境下资料的获得相对来说容易了很多,在具体的教学中,无论是作家作品的讲解、文学发展的梳理还是课程作业的设计,都可借助于巨量资料、数据分析的便利,真正实现以文学作品为本位的教学模式。仍以苏轼为例,通过众多的古诗词数据库,将其人生行迹与文学创作历程相联系,学生可以对其文学创作的动态变化有一个清晰的认识,这样苏轼文学风格的形成、文学成就的获得也就自然明了了。同样,借助于古诗词数据库,围绕苏轼对其同时代文人的创作进行梳理,那么,关于词中“以诗为词”“婉约派”“豪放派”等相关问题的探讨也就迎刃而解了。无论是课堂教学还是课程作业的设计,大数据环境下古代文学教学改革有了切实可行的路径。而且在这种教学模式下,学生的学习主动性得以真正地调动起来。无论是带着问题对作品进行分析,还是在对作品的分析中发现问题,学生在探讨的过程中因为对作品了解的深入,也就不难获得情感的体验及审美的感受,这对提高其鉴赏能力和专业素养是大有裨益的。综上所述,古籍数字化、古诗词数据库的研发不仅为学者的研究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也为高校古代文学教学工作带来了更多的生机。首先,多种形式的古籍数据库丰富了课堂教学的内容,有利于调动学生情绪,活跃课堂气氛。其次,众多的古诗词数据库为学生爬梳材料、探究问题带来了丰富的资源,有利于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科研能力。再次,大多数据库虽重数据分析,但对于古诗词数据库而言,分析结论的获得是建立在文学作品的基础上,这又有利于让古代文学的教学重回文学本位,以文学作品为本。参考文献:[1]熊笃.古代文学教学现状及教改刍议[J].高等师范教育研究,1994:77-78.[2]刘鹤岩.关于高校古代文学教学的思考[J].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04:137-139.[3]孙小力.中国古代文学教学存在的问题和改革设想[J].中国大学教学,2007:43-46.[4]戴建业.大学中文系古代文学教学现状与反思[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84作者:操瑞文 单位:1.淮北师范大学 2.山东大学

阅读次数:人次

能力培养下古代文学课程教学策略探究

古代文学课程是汉语言文学的专业基础课,肩负着培养学生核心专业能力的重任。应该对古代文学教学体系总体进行精心设计,突出能力教育目标。从课堂教学、课外自主学习的指导、课程考核和课程实践多个方面入手,发挥古代文学课程的资源优势,全面提升学生的专业素养,促进学生能力的深度发展。

古代文学;能力;教学策略

古代文学课程作为专业基础课,承担着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的核心能力——阅读和写作能力的培育重任。流畅的阅读、写作建立在学生具备了一定的文学感受力和文字表达力的基础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活水”不仅源自生活中的点滴观察感悟,更源自对几千年优秀作品中丰富情感世界和表达技巧的领悟。“古代文学是探求人的心灵和情感的学科,不但创作者需要艺术的想象力,研究者同样需要以充沛的想象力去作‘同情之理解’。”[1]古代文学课程教学如果能采取恰当的教学策略,则学生的能力提升应该会事半功倍。

一.从“文学学”到“文学能力训练”的课堂教学策略

学生应该通过细读作品,以优秀的古代文学作品为模范来磨砺自己的写作和表达,从而形成细腻的情感感悟能力和恰如其分的文字表达能力。但目前普通高校的古代文学课程通行以文学史为中心的教学策略,重点不是对学生的文学能力进行训练,而是进行古代文学知识的介绍。这主要表现在古代文学课堂教学基本以文学史教学为中心,忽视文学作品的解读和相关学术问题的研究。这就使得“文学作品已经失去了在文学学科中应有的基础性功能,而处在一种知识传授的辅助地位”。[2]以文学史为中心的课堂教学法已经饱受学界质疑,但依然风行不衰。第一,这种方法可以顺利完成教学计划,留下条理清晰的课堂笔记、头头是道的专业术语,塑造出高大上的课程形象。第二,避重就轻。古代文学历史悠久,研究资料丰富易得,而对作品的感悟却需要沉潜气力,长期用志始能偶得。即使是专业教师,也不能保证对每首作品都有独特、真切的感悟。第三,教师对古代文学作品解读一般是描述式的感悟,细腻而感性,难以作为条理清晰的笔记内容供学生记录、考试。因此学生也会弃之不记,甚至不听,功利化的教学方式影响了学生学习作品的主动性。古代文学课程要树立能力培育的教学目标,所有的教学活动应该围绕这一目标而精心设计。教师在讲课的过程中,重视文学作品的解读,加强课堂教学示范环节,引导学生进入古人的内心世界,提升文学感悟力和文字表达力。教师可以适当地冲破文学史的时间编排顺序,在讲解过程中可通过分析同一题材的作品,让学生体会作家不同的风格和情感表达方式。比如同样写鸟啼花落的春雨后的清晨,孟浩然的《春晓》和王维的《田园乐》就写出了自己独特的感受,孟诗从睡醒的一刹那写起,写鸟鸣中追忆起的梦境风雨,这种注重主观感受的表达方式是孟浩然“风流”“真率”性情的表现。王维的《田园乐》则展现出诗中有画的艺术特征,体现出一个雅趣盎然的诗人、画家独特的审美眼光。教师应当对作品中最独特的情感感悟进行解读和描述,分析作者文字表达的高明之处,引导学生进入古人的心灵世界并学习古人表情达意的方法。再比如杜甫夔州诗歌中的《登高》是杜诗中的精品,也是最能体现杜诗沉郁顿挫风格的作品之一,还是教学的一个重点。由于学生在中学阶段已经学习过这首作品,对内容和基本的艺术特色有了解。这首作品解读的重点应该落在深沉状大的情思和精妙凝练的表达上。为此,笔者先介绍梁启超的演讲词《情圣杜甫》,再将柳宗元的《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刺史》、李商隐的《安定城楼》等多首登高诗作与此诗进行对比,从而深刻剖析杜诗的境界和创作水准。这就突破了“讲作家必讲生平、思想、艺术成就及影响,讲作品必讲背景、内容、手法、语言。重条分缕析,轻整体感染和心灵的触发;重说明、讲解,忽视描述、抒情,像解剖医生一样冷静与漠然,文学的课堂死气沉沉没有激情[3]”。

二.建立持续性教学平台,重视习惯培育的课外指导策略

长久以来,古代文学课程并没有被当成文学能力训练的课程,而是作为“文学学”课程传授相关的文学知识,这直接导致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的课外自主学习主动性差。其一,学生的阅读训练不过关。在中学的应试教育体制下,大多数学生没有接受过大量系统阅读古代文学作品的训练,缺乏深入理解、反复记诵和悉心体验古代作品的学习经验,自主地阐释作品、感悟作品的能力不强,能够熟练阅读古文的学生凤毛麟角。加之在课堂上缺乏解读作品、梳理史料等示范性的教学,大多数学生的课后学习一直未能脱离死记硬背的模式,甚至放弃了课后学习,使课程没有发挥应有的能力训练功能。第二,当下的古代文学课程受影像娱乐等电子产品冲击尤其大。古代文学作品和学生生活距离较远,特别是写作训练缺乏传统文学教学中的“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而反三隅”等现场教学的示范、修改、强化等激励环节,无处下手或低水平重复导致学生放弃学习训练。课堂教学时间有限,大量的文学训练乃至学习习惯的养成,可以借助课外教学平台。具体策略是建立网络学习空间,加强和学生的互动,指导学生课后的阅读、写作活动。教师将古代传统的国学学习方法介绍给学生,每次根据课堂教学内容给学生布置相关作业,并对作业的完成程度提出要求。比如对于阅读的作品,要求学生做读书笔记,或把读书时看到的要点和精彩之处摘录下来,或者把自己受到的启发和对某一问题的看法写下来,积少成多,既练了文笔,又启发了思维。对于经典作品,可以依据“诵读→涵泳→品鉴→摹写→创作”的步骤,由浅至深,由易至难提升对文学作品的审美能力和感悟力,并将优秀作品的语言内化为自身的语言能力。比如在课堂上讲解唐代的咏物诗——《咏蝉三绝》,其中初唐虞世南的《蝉》清贵而高调,骆宾王《在狱咏蝉》的蝉清洁而委屈,李商隐的《蝉》清高而孤独。作者所托之物相同,而内心情志却迥异。课堂上重点强调学生观察假借外物抒发情感时作者如何做到物与我的合一。布置的课后作业则是让学生广泛搜集自己感兴趣的咏物类作品阅读,并创作一篇咏物题材的作品,交给教师及时点评,既对课堂教学内容进行巩固,还锻炼了写作能力。通过网络学习空间,加强对学生文学训练环节的监督。古代文学的教学,一直局限在“教师→教材→课堂”的固定模式之中,坐而论道的教法,培养出的必定是不能起而行之的学生。为了培养学生的核心竞争力,如各种文体的拟作与随笔。教师要求学生将完成的作业上传到空间中,进行指导汇评,以评促学,全面提升学生的文学实践能力。建立网络学习空间是为了及时回应学生疑问并能迅速找到问题所在。教师及时跟进、持续关注指导学生可以敦促学生完成学习任务,保证学习效果。所以教师定期检查、指导,并择优汇编,奖励先进,激发后进,使学生开动脑筋,揣摩经典或文献,提高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当学生对古代文学的学习习惯成自然后,能力的持续性发展也顺理成章。同时,一些在课堂教学环节无法进行的文学训练和学习效果评估也可以借着网络传输来实现。比如教师可以对学生的古代文学阅读、能力基础进行摸底,将学生分组,有针对性地布置相应的能力训练作业,开发学生的学习潜能。教师定期检查、指导,并择优汇编,奖励先进,激发后进,使学生开动脑筋,简练揣摩经典或文献,提高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通过网络学习空间,加强对学生文学训练环节的监督。古代文学的教学一直局限在“教师→教材→课堂”的固定模式之中,坐而论道的教法,培养出的必定是不能起而行之的学生。为了培养学生的核心竞争力,如各种文体的拟作与随笔。学完先秦文学,模仿《诗经》拟做10首四言诗,模仿楚辞作品,做两首骚体诗;学完唐宋文学,不仅学会吟诵、鉴赏各种风格的作品,而且会创作诗、词,会用文言文写散文;学完元明清文学,会创作戏剧、会写作并改编古代的经典小说篇目等。教师要求学生将完成的作业上传到空间中,进行指导汇评,以评促学,全面提升学生的文学实践能力。

三.注重过程评价,强调能力考查的课程考核策略

目前,各高校古代文学课程的考核方式有两大特点:其一,考核目标突出知识记忆,且内容多来自教材和教师的讲义。其二,重视期末考核,忽视并弱化了平时考核(到课、作业、课堂表现,占总成绩30%-20%)。这种考核评价机制不能激发学生文字表现力与逻辑思考、分析等能力。这一点,从考卷中可明显看出,学生对大学古代文学课程要求掌握的文学作品陌生,不答、答错的情形普遍。论述性的题目仅仅涉及作品名称,缺乏对具体作品的分析理解。答案明确、死记硬背型的名词解释题和简答题则受到学生欢迎,诸如赏析、改写、古代文体创作类的题目得分率较低,很难看到课堂教学影响的痕迹。在课后,教师布置的古代作品阅读、识记的作业学生往往敷衍了事,因为这类作业的完成效果如何,难以量化检测,检查也会不了了之。考试一般遵循“补笔记→背笔记→考笔记”规则,学生只需要一本教材和几页笔记就能顺利轻松通过考试,助长了古代文学的教学误区。古代文学课程的评价考核亟待改变。在教学考评环节加大过程性评价,注重能力考查才能引起师生学习的重视。古代文学是一门大课,一般采用分段教学法,分为五段由不同的教师进行授课。所以,制订课程的考核标准时首先要照顾能力考核的目标,在每一阶段必须突出对专业能力和综合素质的评价,增大分析问题的内容,增加课外学生自学的内容,并将其贯彻在各文学史阶段的授课教师的课程考评中。第一,增加对学生能力、素质的考核比例以考促学。关注学生的学习过程,将平时的学习表现、学习内容和考试成绩挂钩,落实并实施评分的细则和方法。调整期末考试成绩与平时成绩的比例,加大平时成绩所占比例。第二,丰富课外考核内容,将对学生的考核重点放在写作训练项目上。考核内容应逐步由古代文学课程的训练写作向实际应用领域的写作渗透。比如从低年级的做读书笔记,仿写、改写古代文学作品,中年级的做影视剧评论、课程论文选题、课程论文写作,直至高年级可以准确地遣词造句,熟练运用文字表情达意,写作专业学术论文、讲话稿、文学创作等,激发其自主学习的热情,提高其专业素养,促进学生能力的深度发展。第三,开展综合性文学实践活动,培养学生的口头表达能力,提升学生的气质。如能给学生的能力提供多种展示平台,必定会增加其学习的热情和自信,激发钻研精神。开办全专业、全年级的各类古代文学实践活动,如古代诗文名篇朗诵会、古代文体创作比赛、古代戏剧表演、古代文学作品的新编等活动,激发学生对文学的热情,有助于学生表达能力和气质的提升。课堂内外的学习和训练是否打开了学生的知识视野,使其在文学感悟、写作技能、思想境界等方面得到锻炼不仅表现在考试和平时的作业、练习中,还能通过其他的平台展示。

小结

梁启超曾将小说对人的影响分为四种:“熏”“浸”“刺”“提”,其中“前三者之力,自外而灌之使入;提之力,自内而脱之使出”,这也代表了古代文学对人的作用。“提”是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应有的素养,恰当的课程实践活动会增强学生提升能力的紧迫感,发挥古代文学课程应有的价值和功能。古代文学课程采取恰当的课程教学策略,发挥自身的资源优势已刻不容缓。

参考文献:

[1]马东瑶:《对古代文学史教学的几点思考》,《中国大学教学》2012年第2期,第47页。

[2]杨柏岭:《文本•美育•文化》,《中国大学教学》2010年第9期,第44页。

[3]威尼斯网投官方网站,李雅君:《诗性教育——文学教学的最高境界》,《中国大学教学》2012年第4期,第59页。

作者:田宁 单位:西安工程大学

阅读次数:人次

本文由威尼斯平台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能力培养下古代文学课程教学策略探究,大数据

关键词: